當前位置: 首頁 > 葡萄酒學院 > 美酒生活 > 一個人的城堡和一個時代的回憶_29

瀏覽歷史

一個人的城堡和一個時代的回憶_29石家莊紅酒網_悅酒軒官網 / 2011-12-09

一個人的城堡和一個時代的回憶

 

有人說張曉剛的氣質與卡夫卡有很多相似之處,如:“他們都比較關注私密性;向內,相對地封閉自己;關注的都是個人的感覺,而且是不太正常的感覺;都有幻想的成分;都是日記式的表述方式,寫什么都是我我我,而不是他他他。”張曉剛的作品是從他所經歷過的時代入手,營造出一種溫情而略帶感傷的畫面氛圍。他在真誠的講著自己的故事,他在書寫著一個藝術家的傳奇。


簡單的事物往往更有說服力,張曉剛的經歷不禁讓人想起一個簡單而又美麗的童話來,童話的名字叫《七色花》,故事里面充滿了樸實而純真的智慧、對抗冷漠的溫情、繽紛絢爛的色彩以及對人性的諷刺和關懷。蘇聯作家卡達耶夫的這部童話作品的風格,剛好與張曉剛在美院期間曾接受過的蘇式繪畫風格相契合—俄羅斯大地的蒼涼和迷惑、溫情和包容彌漫于作品之間。無論是這部童話抑或張曉剛的藝術作品,二者都承載了我們很多的回憶。那么,就讓我們一同走進屬于張曉剛的藝術童話世界,這里有卡夫卡城堡般的憂郁,更有七色花飛舞時所帶來的溫存而感傷的記憶......


人物簡介:
張曉剛,1958年出生于昆明,1982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現生活工作在北京。多次參加國內外的藝術展覽,作品被國內外多家美術館、畫廊、以及私人收藏。他的作品很好的體現了當代中國的情境。從九十年代中期開始,他運用近現代中國流行藝術的風格表現革命時代的臉譜化肖像,傳達出具有時代意義的集體心理記憶與情緒。這種對社會、集體以及家庭、血緣的典型呈現和模擬是一種再演繹,是從藝術、情感以及人生的角度出發的,因而具有強烈的當代意義。


1.開始的開始
—孤獨男孩的畫家夢
《七色花》—有個小姑娘,叫珍妮。有一天,媽媽叫她去買面包圈。珍妮買了七個面包圈,爸爸兩個,媽媽兩個,一個粉紅色的給小弟弟,兩個帶糖的給自己。珍妮提著一大串面包圈,一邊走,一邊念著商店招牌上的字,數著天上飛來飛去的烏鴉。這時,一只小狗跟在珍妮后面,它偷偷地把面包圈吃了,先吃了爸爸的、媽媽的、小弟弟的,然后吃了珍妮帶糖的面包圈。珍妮覺著手里輕了,她扭頭一看,哎呀,面包圈全沒了,旁邊一只小狗正舔著嘴呢。“你這害人的狗,小偷!”珍妮追著小狗,要打它。珍妮追呀追呀,追不上小狗,自己卻迷路了,她走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她害怕了,嗚嗚地哭起來。忽然,不知從哪兒出來一位老婆婆,老婆婆問她為什么哭,珍妮把一切全告訴了老婆婆。老婆婆很可憐珍妮,就說:”別哭,小姑娘,我這兒有一朵’七色花’,它什么事都能辦得到,我把它送給你,它會幫助你的。”那朵七色花,有七片花瓣,黃、紅、藍、綠、橙、紫、青,一片花瓣一種顏色。老婆婆說:”你想要什么,就撕下一片花瓣,扔出去,說:’飛吧,飛吧!我要...’它就會替你辦好。


故事的開始,總是美麗而又隨機的。
張曉剛的藝術天賦和孤獨氣質都是從小養成的。由于父母都是國家的公務人員,工作繁忙,根本沒有時間照顧他們兄弟幾個。于是母親就教他們畫畫來消磨時間,免得他們到外面去惹事。那一年,張曉剛只有四歲,他是兄弟幾個里面唯一堅持下來一直畫畫的,而屬于他的藝術童話便也從這里開始了。帶圖畫的小人書成了最初的繪畫摹本,在一次次的描摹和勾畫中,張曉剛習慣了獨處,學會了如何與書中或畫中的人物交流,更把精神寄托于自己創作的人物和故事中。這不禁讓人想起《追憶似水年華》的作者普魯斯特和他筆下的那些關于童年回憶的片斷和細節;或者是《百年孤獨》里面馬爾克斯所描述的那個古舊村莊里的故事。正是這些遙遠而親切的瑣屑構成了張曉剛特有的傷感和孤獨的氣質。于是你不難想象,為什么張曉剛的作品會帶給人一些久遠的迷茫或感傷的回憶了。于是你不難明白,很多優秀的藝術家都是從個體的憂傷和快樂中提煉出整個人類的痛苦和愛,然后以不同形式表達出來,讓人們思索的。


由于從小就沉浸在自己的繪畫世界里面,張曉剛很少和其他人交往,于是害羞也成了他的特質之一。直到最近,在他成名以后,才在媒體“狂轟濫炸”的采訪中變得從容不迫了。


2.奮斗的青春
珍妮接過七色花,謝了老婆婆,她要回家去,但不知該走哪條路。她想起七色花,就撕下一片黃色花瓣,把它扔出去,說:”飛吧,飛吧!我要帶面包圈回家去......”話還沒說完,手里已經拿著一串面包圈,回到家里了。


和張曉剛聊天的時候,他總會提起自己下鄉當知青的經歷。“那時候就和當地的農民一樣,每天下地干農活,掙工分,不然就沒有飯吃。而我自己也很喜歡這種自食其力,靠勞動來養活自己的生活。”而在此期間,他也沒有讓自己的繪畫荒廢,可能是太熱愛的緣故,無論如何,他也放不下這個從小就埋在自己頭腦中的夢想。他曾經偷著用交書費的錢來買畫筆和顏料,這份執著一直支撐著他不斷前進,考取四川美院油畫系,作品參與國內外重大展出,簽約世界一流畫廊,躋身國際知名藝術家行列等等。這一切都源于當年張曉剛的執著和奮斗,從青年時期遇到自己的啟蒙老師開始,他便發瘋般的學畫畫,強烈的學習欲望加上他的刻苦努力,為他成就自己的藝術童話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我不曾聽張曉剛詳細講過下鄉的生活是怎樣的,但是可以從他深邃的眼神里體會到一種放逐后的滄桑和回歸后的淡定。

 

3.在自卑中生長
珍妮把面包圈交給媽媽,就走進房里,想把七色花插進心愛的花瓶里,可是一不小心,花瓶掉在地上,打碎了。媽媽在廚房里大聲說:”珍妮,你把什么東西打碎了?”“沒有......”珍妮趕快撕下一片紅色花瓣,扔出去,說:”飛吧,飛吧,給我一個像這一樣的花瓶吧......”地上破花瓶的碎片立刻又合攏起來了。媽媽進來一看,那花瓶好好的。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用李白的這句詩來形容張曉剛在川美的求學生涯再貼切不過了。即使現在已是身價過千萬的國際級藝術家,張曉剛依然坦言自己曾經有過的深度的自卑感。從小時候學畫畫開始,他就很少受到父母或師長的表揚。一直到自己考取了川美的油畫系以后,他更是被周圍同學的繪畫水平所征服。他當時所在的班級堪稱當時中國美術界的明星班,羅中立、何多苓、高小華、程叢林等都是他的同學。看到他們的畫的時候,張曉剛立刻傻眼了,因為他們的東西實在太好了。當時,何多苓的《春風已經蘇醒》、羅中立的《父親》等作品已經引起了很大的反響,而張曉剛卻還在意識以及風格的轉變等方面迷茫。那個時候的自卑實際是一種很有營養的東西,他選擇了在自卑中不斷生長,而不是消亡。他看遍了圖書館里面所有新進來的畫冊,隨身帶著小本子臨摹西方藝術家的作品,刻苦的學習西方藝術史。這段期間,立體主義和超現實主義都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張曉剛后來很多成功的作品中都體現了他敏感而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學觀點,而這些都離不開他當時苦心孤詣的學習和思考。及至后來,你可以從張曉剛的繪畫里讀到畢加索的藍色時期、克里的象征主義色彩以及達利的荒誕。

 

4.關于憂傷種種
珍妮來到院子里,男孩子們正在玩到北極探險的游戲,他們不肯和珍妮玩。珍妮說:”我自己到北極去!”她撕下一片藍花瓣,扔出去,說:”飛吧,飛吧,我要到北極去......”話剛說完,忽然太陽不見了,一陣大風吹來,把她吹到北極去了。珍妮這時穿的是夏天的衣裙,光著腿,孤零零地一個人到了北極,冰天雪地的北極冷極了。“媽媽,我凍壞了,快來呀!”珍妮哭喊著,眼淚一串串流下來,馬上冰成了冰柱子。這時,七只大白熊從大冰塊后邊躥出來,向珍妮撲過去。珍妮嚇壞了,她用冰僵的手指,抓起七色花,撕下一片綠花瓣,扔出去,大聲說:”飛吧,飛吧!快讓我回去......”一眨眼工夫,她又在院子里了。


傷感和孤獨總是蘊藏于張曉剛的作品中。但人們更傾向于將它們解釋為審美意義上的傷感,而非對人生的悲觀。或者,憂傷可能是某些藝術家體驗和思考世界的重要方式吧,就像悲劇比喜劇更具震撼力一樣,張曉剛作品里面那抹不去的淡淡憂傷,使他的語言訴求直指人心,讓人們在看到作品的一剎那仿佛回憶起來什么,然后又無話可說的陷入沉思。


作品里面彌漫的憂傷是經過生活的沉淀才產生的。
畢業后,張曉剛又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云南昆明。有兩年的時間,他以喝酒來“對抗”現實生活。“戰斗”的結果是,每個星期他都會醉上幾次,最后喝到胃出血,被送進了醫院。生活以某種隱喻的方式在不斷錘煉著張曉剛。兩個月的住院期間,他得知自己病房樓下就是太平間。死亡、宗教、生命、夢想、藝術、現實等等一起涌入他的腦海,于是那個時期,他把或深或淺的憂傷都畫在了自己的作品中:素描稿《黑白之間的幽靈—住院日記》系列,出院后的油畫《充滿色彩的幽靈》系列,以及后來的《手記》等。在荒誕和悲傷中,他試圖通過自己的個體體驗來表達一個時代的精神;在宿命的傷感中,他依然堅強的挺立或沉默。這會讓人想起凡高和他的向日葵。藝術家的痛苦往往是整個人類的養料。張揚導演最近的一部電影《向日葵》就是以張曉剛的經歷為基礎改編而成,但憂傷有許多種,也許人們更喜歡從張曉剛的畫里來解讀。

 

5.《血緣—大家庭》系列
—個時代的記憶和感傷
珍妮去找鄰居的女孩們玩,她看見她們有好多玩具:小汽車、大皮球、會說話的洋娃娃......珍妮很羨慕,她把一片橙色花瓣扔出去,說:”飛吧,飛吧!我要好多好多的玩具......”立刻,玩具從四面八方向珍妮擁來了。會說話的娃娃堆滿了院子,它們吵得要命;汽車、皮球、玩具飛機、飛艇、坦克、大炮......把整條胡同,甚至連對著胡同的馬路都擠滿了;空中降下來的許多帶著降落傘的娃娃,它們都掛在了路邊的樹上,電線上。站崗的警察吹著口哨,叫大家來維持秩序。


“夠了,夠了!”珍妮抱著頭叫起來,”玩具快別來了。”可是玩具還是不斷涌來,它們堆著、堆著,一直堆到房頂上了。珍妮走到哪里,玩具跟到哪里,珍妮爬到房頂,連忙撕下一片紫花瓣,扔出去,說:”飛吧,飛吧!快叫玩具回去吧!”于是所有的玩具都不見了。


可以說,目前為止,張曉剛作品中的《血緣-大家庭》系列是最為人所熟知的。透過這一系列的作品,他闡釋了個人、家庭、集體、社會這幾者之間的關系,而血緣又完成了另一個層次的對話和溝通。


提到這個系列的作品,就不得不說起1992年的歐洲之旅對張曉剛所產生的深遠影響。那一年,他幸運的獲得了一次去歐洲訪問學習三個月的機會。這對他來說,是一次美學意義上的探險之旅。他還趁機去看了當時的卡塞爾文獻展,“這次參觀對我的震動很大,因為當時覺得文獻展里的東西和我所學過的一點都不一樣,出乎人意料,讓我非常的迷惑,不過,這也有助于我后來找到自己的繪畫語言。”


“從歐洲回來之后,我就一直在嘗試尋找一個將我和中國當代藝術相溝通的橋梁—而這種連接過程又一定要和我自己的生活相關。”就像在他之前的里克特一樣,張曉剛也在將照片轉換成油畫的過程中尋找到了一種神秘的詩性美。但與里克特不同的是,張曉剛的作品又融入了社會主義寫實風格和模式的東西在里面。張曉剛對整個西方藝術史的見解又使得他會將一些獨特的元素加到他那些油畫作品中。象征主義的手法以及他作品中的線條都會給人以強烈而又嶄新的印象,而這些不禁又會使人想到畢加索藍色時期的作品。


隨著他的創作技法的不斷成熟,張曉剛也找到了他自己想要表達的主題,他開始選擇用家庭照片當作自己想象中的模特。“我發現一些非常不錯的老照片,它們能夠反映出那個年代中國人所特有的精神特質(從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那段期間)。”張曉剛的作品很少公開涉及政治,他更感興趣的是平民大眾的態度和體驗。在他開始創作人的臉孔的作品時,不同人的身份特征開始融合交叉。作品的每一筆都是悉心融合的產物,最終的作品也有著天衣無縫般的視覺效果。作品中,人物的眼睛里都閃現出呆板而僵硬的目光。個體的表情都呈現出同樣的空虛和迷茫。這種特點存在于現實生活中,卻在繪畫里得到了夸張和強調,并且引發出一種疑問,是什么將人們變得那樣空虛、嚴肅而毫無感情的?在這些作品中,你會從人物的臉孔里分辨出一些自畫像的元素。“我在嘗試尋找個體、家庭、社會以及自我之間的關系。” 


“血緣—大家庭”系列作品也曾被批評缺乏任何有特征性的表情。張曉剛僅僅在繪畫作品的兩個方面進行了重要的強調和變化。其中一點是兩個人物之間經常會有細小的紅線來連接,而紅線又會一直延伸到畫布以外,甚至將欣賞者也納入畫的范疇之內。另外一點細節就是人物有時候可能會因感情變化而呈現出不同的顏色,這些不規則的色塊就好像是太陽穿過樹木照在人的臉上一樣。有時候整個人的臉孔也可能都會被一種顏色覆蓋。張曉剛所找到的這種視覺表達法其實是源于照片本身的。照片的主人經常會把照片里面需要強調突出的人物進行上色。在我們不知道某個家庭的歷史或背景的時候,這些顏色就給人以隨機的感覺,它可能強調的是一個家庭里的兄弟或姐妹,妻子或丈夫。在張曉剛的作品里,他將這些不規則的顏色變化解釋成一種激情和希望的承載,這個載體自始至終滲透于人們每天都要經驗的蒼白和壓抑之中。

 

6.光環的背后
珍妮一看七色花,只剩下一片花瓣了。好想:六片花瓣都浪費了,這最后一片,要它做什么事,得好好想一想。珍妮想買巧克力糖、買蛋卷......可是吃過就沒有了;買三輪小車,買電影票......不,等一等,讓我再想想看。忽然,她看見一個小男孩坐在大門前的小凳上,他有一雙可愛的黑眼睛,珍妮很喜歡他,想和他玩,但是小男孩是個跛子,不能跑、不能跳。珍妮想,要讓小男孩能夠走路!于是,好小心翼翼地撕下最后一片青色花瓣扔出去,說:”飛吧,飛吧!讓這個小男孩健康起來吧......”就在那一分鐘,小男孩站了起來,同珍妮玩起捉迷藏來了。他跑呀,跑呀,珍妮怎么也趕不上!


張曉剛和他的作品現在已經成為藝術界的童話。頂禮膜拜也好,落井下石也罷,我們早已聽過關于他的太多的傳奇故事。也許,人們更感興趣的是,光環背后的張曉剛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呢?


他是一個非常謙虛平和的人。他對人還是像以前一樣的真誠。有一次采訪,他說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來進行,于是就挑了麗都飯店附近的三重奏酒吧。但因為家里面正在修空調,他來晚了十幾分鐘,見面的時候他還一再向我們表示歉意。


采訪當天,他穿著休閑裝,戴著棒球帽,并像大多數藝術家一樣,喜歡一根接一根的吸煙。他喜歡抽紅河和中南海。至于酒,則因為青年時代的豪飲破壞了身體,張曉剛現在對酒有那么一種輕微的抵制。不過,我們送給他那款定制紅酒的時候,他還是非常高興,認真地看了又看,愛不釋手,最后還認出了是龍輝的好酒,并認真的在印有自己作品的酒標旁邊簽上名字。


他喜歡聽安靜而又略帶傷感的音樂,比如”Buddha Cafe”或Air的”Talkie Walkie”。
在靜謐的音樂里,他的畫筆在畫布上優雅的舞蹈,直到畫作有了自己的靈魂。
他習慣于下午兩點開始工作,一直畫到深夜。
他很愛自己的女兒,并欣然為自己女兒出版的第一本繪本《家有小狗》做序言。當我打電話詢問哪里可以買到這本書時,他會很慷慨的說:“我送你一本吧!”


他忠誠于藝術,更忠誠于自己的國家。因為法國政府對待西藏事件的態度,他堅決撤回將要在法國舉辦的展覽。英雄的血性早已超越作品里的憂傷。


幾個月以前,他剛剛從酒廠藝術區搬到了壹號地幾千平米的工作室。可能空曠會帶給這位勤奮而有才華的藝術家以更多的靈感。


成名后的張曉剛要花更多的時間來應酬,這就無形中減少了他創作的時間,這可能是他面臨的一大挑戰。比如采訪結束后的這個下午,本來他應該在畫室里面創作的,但是他又不得不出席一個朋友在798的開幕展。
四川地震過后,他正在積極地為賑災拍賣會創作作品,幾天幾夜都沒睡好。


張曉剛在孤獨和感傷中續寫自己的藝術童話,人們期望他創作出更精彩的作品來記述我們這個時代。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客戶服務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售前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品酒師

關注官方微信平臺

新浪微博關注

辦公時間

上午9:00 - 晚上18:00

團購、酒會電話

15803115905

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一本道不卡电影在线观看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日本一本道a不卡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