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葡萄酒學院 > 美酒生活 > 綠色基調的加州葡萄酒_67

瀏覽歷史

綠色基調的加州葡萄酒_67石家莊紅酒網_悅酒軒官網 / 2011-12-09

 綠色基調的加州葡萄酒

   提起美國加州,人們想到的是陽光、沙灘、著名的城市和負有盛名的好萊塢,當然,也一定少不了葡萄酒。這個全美第三大州,不僅擁有宜人的氣候、天然的美景和寶藏,而且也是美國最大的葡萄酒生產基地,所產的葡萄酒占美國葡萄酒總產量的近90%。在全美葡萄酒產業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今年九月底,應加州餐酒協會的邀請,筆者與中國同行們一起暢游了加州的葡萄酒莊,對加州的葡萄酒產業有了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和了解。

   在這信息爆炸的時代,贊譽金色加州的文章比比皆是,對加州葡萄酒產業的介紹也是多不勝數,而且相當的全面、多樣。人們可能早已了解到加州冬暖夏涼的氣候對葡萄生長的益處,也知道加州多樣的土壤、氣候和環境使該地區出產了品種多樣的優質葡萄酒,不過,或許這些仍然僅僅是加州葡萄酒產業的一部分。在世界飛速發展的今天,加州葡萄酒產業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當地的葡萄栽種和葡萄酒釀造者們時下推崇和追隨的不僅僅是現代化的科技手段,更多的是對環境保護的思考、“綠色”意識和為之付出的行動,這是筆者這次親臨加州的最深感受。

1.太陽能——無污染的綠色能源

   在能源緊張的今天,太陽能以其充足和無污染的特性為人們所喜愛。不過,由于種種利用太陽能技術的不完善和條件限制,使得太陽能的利用還停留在昂貴的投資階段,遠沒有達到普及的程度。

   眾所周知,加州的陽光充沛,是開發利用太陽能的好地方。不過一套滿足酒莊用電的太陽能發電設備大約需要一、兩百萬美元。這筆昂貴的投資對一般的酒莊來說是筆不小的數目。不過有趣的是,在到訪的十幾個加州葡萄酒莊中,太陽能的利用相當普及,大多數的酒莊安裝了太陽能發電設備,其供電率高達各酒莊所用電的70%~100%。難道加州的酒莊都實力雄厚、資金充沛嗎?

   帶著疑問,專訪了莊主安裝太陽能發電設備的細節,才知道加州政府在其中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州政府不僅資助安裝太陽能發電設備的三分之一的資金,而且擔保酒莊向銀行借到足夠的款項支付設備和安裝費用。每年酒莊向銀行繳交的金額與原來所需繳交的電費相近,一般情況下,酒莊只用七到十年的時間便可以還清貸款了。這樣一來,各酒莊既沒有增加額外的開銷,又完成了向綠色能源的轉換,可謂一舉兩得。難怪加州的大多數酒莊都在積極響應這一環保措施。也許,加州政府的這種做法值得許多國家效仿和學習。

2.有機種植的普及與提升

   近年來,人們已經逐漸意識到這幾十年農藥和殺蟲劑的使用對環境的污染和破壞,有機栽培方式悄然而起。有機栽培葡萄(OrganicViticulture)特指葡萄的種植不用化學肥料,只采用天然物質作肥料(如葡萄酒發酵后的渣滓、牲口糞便和植物混合肥料等);不用農藥,采用益蟲和鳥類消滅害蟲等方法。有機葡萄園需要連續3年達到標準才能取得有機種植的認證和證書。得到認證的葡萄園出產的有機葡萄可以在所釀葡萄酒的標簽上注明“OrganicWinegrapes”。

   目前加州有越來越多的葡萄園逐漸轉為有機種植或盡可能減少化學肥料和殺蟲劑的使用。同時,比有機種植更高一層的“可持續種植觀念”(SustainableWinegrowing)開始得到重視,“可持續種植觀念”包含了有機栽培的方法,但其概念更寬廣,比如它包括了水和能源的再利用,減少葡萄園周邊環境的破壞,創造和保護葡萄園附近的鳥類和野生動物的生存環境等等。2003年,加州葡萄種植和葡萄酒釀造者對“可持續種植觀念”制定了明確的條規,這不僅幫助葡萄種植者了解可持續種植的真正含義,也對加州甚至世界范圍的環保起到了推動作用。

3.手工 vs 機械化

   美國是個發達國家,不少沒去過加州的人可能會覺得加州葡萄酒的生產是非常機械化的。其實不然。就拿葡萄采摘來說,大部分葡萄園采用的是人工而非機械化的采摘,這與新世界的另一釀酒大國澳大利亞的情況完全不同。這也得利于加州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每年葡萄成熟時節,大量的墨西哥勞工涌入加州,披星戴月地忙碌在加州的葡萄園中,為加州葡萄酒默默無聞地作出了貢獻。

   雖然葡萄的破碎和去梗等步驟基本上采用機械化,但是傳統的橡木桶發酵、發酵過程中手工混合葡萄汁和皮等釀酒步驟在加州仍很常見,在傳統和現代化技術交融的過程中,那些傳統的工藝使得加州的一些葡萄酒多了幾分舊世界酒的神韻,為加州葡萄酒加了一筆獨特之處。

   走過加州美麗的原野,暢游在加州的葡萄莊園,到處可以感受到的是強烈的環保意識、人們為之付出的努力和已取得的不小成績,令人欽佩之余也感到加州原本多姿多彩的葡萄酒又增添了一層綠色的迷人色彩。

    Bravo!綠色基調的加州葡萄酒,我為你鼓掌!

納帕谷

——美國葡萄酒的標志

   納帕谷在美國葡萄酒產業的重要位置并非一蹴而就,而是與它多年和多方面的不斷努力以及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分不開的。首先,從地理位置上看,最早被印第安人稱為“富饒之地”的納帕谷位于舊金山以北100公里的山谷之中,向西北延展,呈短粗的雪茄狀靜臥于Mayacamas和Vaca山脈之間。山谷間的獨特地理位置使當地的氣候溫和,冬暖夏涼,是葡萄生長的理想之地。不過,納帕山谷地勢變化多端,形成了不少小氣候,不同地帶的土壤成分各異,為種植多樣的葡萄品種提供了上好的環境條件。原本不大的納帕目前已有15個被美國當局驗定的葡萄酒產地(AVA),出產著風格各異的葡萄美酒。

   納帕谷的葡萄種植歷史可追溯至1838年,早期的探險者如GerogeYount等是最早在納帕地區種植葡萄的先驅。1861年,CharlesKrug在納帕建起了第一個葡萄酒莊,開始了商業化的葡萄酒生產。然而,美國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的禁酒法令(1919-1933)對納帕葡萄酒的發展打擊極大,幾乎摧毀了整個葡萄酒產業。經過長期沉寂后的納帕在60年代后期崛起,其中不能不提及的是羅伯特·蒙大維(RobertMondavi)等一代人對納帕地區的發展所作出的貢獻。蒙大維先生于1966年選中納帕建立葡萄酒莊,一直致力于向美國甚至全世界推薦納帕的葡萄酒。70年代中期的一場法國酒和加州酒的競賽使納帕葡萄酒揚名世界,清一色的法國評判在盲品數十款葡萄酒后,將納帕地區斯坦格-利坡酒莊(Stag'sLeap)的赤霞珠葡萄酒列為冠軍,從此,納帕以及美國的葡萄酒產業開始了歷史上最輝煌的發展期。

   納帕地區總葡萄種植面積僅18600公頃,占加州葡萄總種植面積的8%。不大的葡萄種植地區卻有著多個葡萄品種,而且不同小產區(AVA)所栽種的葡萄品種各有側重,互不相同。其中,赤霞珠(CabernetSauvignon)和霞多麗(Chardonnay)葡萄分別是當地紅白葡萄品種的大哥大,用它們釀制的葡萄酒有著優異的品質和個性。其他葡萄,如梅洛(Merlot),黑比諾(PinotNoir),增芳德(Zinfendal)和長相思(SauvignonBlanc)等品種也后來居上,各自的表現不俗,有著很大的增長勢頭。

   總長45公里,平均寬度僅為5公里的納帕山谷,集聚著大大小小300多家葡萄酒莊,其密度之高不言而喻,而且酒莊的數目還在繼續增長。不斷修建的酒莊和吸引的投資使納帕地區成為如黃金般昂貴的地帶,10年前售價約為7萬美元/英畝的葡萄園現在的售價則可高達30萬美元,漲幅之高令人咋舌。

   納帕的很多酒莊都對外開放,并設有品酒室,接待各地的觀光客和葡萄酒愛好者。這些年納帕的人氣越來越旺,來自各地的游客絡繹不絕,特別是夏秋兩季,拜訪酒莊的旅游儼然成為熱點。目前,納帕谷每年吸引約300萬人次,帶來超過6億美元的可觀收入。

   感受納帕的美景可以是天上地下全方位的,如果有膽量,可以選擇乘坐熱氣球俯瞰納帕的全景。不過,你需要一點運氣,不是每天都有熱氣球服務的。只有在陽光明媚、風速不大的天氣下熱氣球才可騰空,飄曳在蔚藍的天空,享受山巒起伏的納帕美景。保守點兒的游客,可以選擇豪華火車游覽納帕,一邊享受美食美酒,一邊游覽納帕風光,悠閑又寫意!不過對葡萄酒愛好者來說最好的體驗也許是租一輛汽車,約三兩好友同游納帕,想去哪兒就開到哪兒,自由自在,不受半點約束,或許,途中會不時發現一款好酒,那種驚喜與分享的感受是美妙而難以言喻的。

   除了感受納帕的美景、游酒莊和品嘗葡萄酒外,納帕還有很多值得去探索的地方,隨處可見的酒莊咖啡館或餐廳有不少美食等待游客去享受;如果有機會在酒桶羅列的大酒窖中用餐則將是一種更難忘的經歷;名牌大倉庫(NapaPremiumOutlet)一定會讓愛買東西的游客過把癮!愛打高爾夫的朋友可以感受一下在葡萄園環繞的環境中揮桿的樂趣;愛自然的人們還可以選擇自行車或跋涉翻僥膳戀牧嗌焦蕊

   初擬本文的標題時猶豫選擇納帕作為“美國葡萄酒的標志”是否恰當,不過考慮到納帕在美國葡萄酒產業的重要位置,在世界各地的聲譽和他所取得的成就,給其冠以“標志”一詞也許不算過份吧。喜愛美酒美食的朋友們,準備好了嗎?或許,下一個目標應該是美國加州和納帕山谷。

雅致細膩的

Landmark 酒莊

   到達Landmark酒莊時已近黃昏,一絲絲清涼的微風吹過,令人神爽,趕走了一天的風塵和疲憊,驅走了時差帶來的困倦,大腦也就再次活躍和清醒起來。

   女主人瑪麗·庫本(MaryColhoun)親自在酒莊門口迎接我們,優雅的舉止、得體的談吐映照出大都市女性干練的風采。入席坐定后方知女主人一家的確是十幾年前從美國的繁華都市紐約遷徙到加州的索諾瑪(Sonoma)山谷,致力于家族的葡萄酒事業。

   Landmark酒莊建于1974年,是一個家族性酒莊。雖然酒莊的歷史不長,但其家族史可追溯到1838年。Deere家族以務農起家,前輩約翰·迪爾先生(JohnDeere)是第一架鋼犁的發明者,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農業機械公司的創辦人之一。為了繼續家族務農的傳統,也或許是有著鐘情于農的遺傳因子,莊主的母親戴瑪瑞斯·迪爾(DamarisDeere)在1974年開始了新的挑戰,建立了Landmark酒莊,她堅信建在加州索諾瑪山谷的這個小酒莊可以成為行業中的一顆瑰麗的寶石。

   莊主麥克·迪爾·庫本(Michael Deere Colhoun)和夫人瑪麗·庫本(MaryColhoun)于十幾年前加入酒莊的事業,從美國東部的繁華都市紐約遷徙到西部以農為主的索諾瑪山谷,生活變化之大可以想象。不過,庫本夫婦從沒有為之遺憾和動搖過。他們的到來為酒莊注入了新鮮的血液,在實行了一系列改革和管理的措施,特別是注重葡萄質量和釀酒技術的改進后,Landmark酒莊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酒莊轉變為享有國際聲譽的知名品牌。自1997年到目前的十年間,該酒莊出產的霞多麗葡萄酒曾6次被美國的權威雜志《葡萄酒觀察家》(WineSpectator)列為最佳100強葡萄酒之列。而美國最具權威的葡萄酒品嘗家羅伯特·帕克(RobertParker)給該酒莊所產紅白葡萄酒的評分也都高達90分,甚至更高。

   餐前酒以Landmark酒莊的標志酒霞多麗干白為開場,這款酒標上注有Overlook字樣的2005年霞多麗有著以柑橘類水果為主旋律的果香,佐以熱帶黃梨和芒果等的氣息,以淡淡的香草和微微的奶香為背景襯托,良好的酸度令口感清新爽快,是開胃酒的好選擇。

   接下來是在酒窖中的一輪樣酒(Barrelsample)品嘗,不算大的酒窖存滿了橡木桶。在這里才了解到Landmark的霞多麗都是用傳統法國橡木桶發酵的方法釀制,而且是用葡萄自身的天然酵母發酵,不用人工培養的商業化酵母,這樣做雖然費時費力但可以增加葡萄酒的復雜香氣和獨特的個性。發酵過程中酵母和酒不斷得到混合接觸以增加葡萄酒的復雜表現。最后,葡萄酒經橡木桶窖藏后裝瓶時不通過粗暴的過濾手段而只是采用自然沉淀法,使得葡萄酒的香氣和內容物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存。釀酒師埃瑞克-斯特恩(EricStern)奉行的原則是:越少人為干預,就越可能多地保留葡萄的自然氣息和風味。的確,在晚宴上我們對Landmark的霞多麗干白有了進一步的體會。

   晚餐的前菜是花南芥菜(Arugula)做的沙拉杏艫幕轄娌伺渥怕凍齜郯啄廴獾南飾藁ü謔泳跎弦訝萌訟硎埽娌說那逑愫臀⑽⑿晾鋇撓轡侗晃藁ü嗷⒁凰課⑻鸕目詬兄瀉停⒎⒑嬋鞠愕拿攔頌胰試黽恿司捉賴目燉趾橢矢校愕鬩獯罄諂咸汛綴烷祥馱誑謚械髕さ睪鲆忽現,在味蕾上起舞镲看似簡單的沙拉從兇漚跬昝賴拇釓洹

   佐餐的葡萄酒是酒莊最好的兩款霞多麗干白,2005年的DamarisReserve有著蜜瓜和桃子的幽香,合著微微的香草、烘烤和奶油香,口感豐潤但有著良好的酸度,仍然清新活躍,留下悠悠的堅果回味,是前菜沙拉的好搭配。2003年的Lorenzo霞多麗有著稍深一些的明黃色,馥郁的香氣使人想起了裝滿鮮花和熱帶水果的禮籃,圓潤的口感伴有堅果和一絲辛香料的回味,與前款霞多麗很不相同的風格,體現了Landmark酒莊按照不同產地選擇霞多麗,演繹霞多麗不同風格的努力和成效。

   通篇只提及了Landmark酒莊的霞多麗葡萄酒,其實該酒莊的黑比諾紅葡萄酒也是品質極佳,2005年份的黑比諾得到了羅伯特·帕克(RobertParker)的91分高評價。當晚的主菜烤牛柳正是以這款絳紅色的美酒相佐,烤得恰到好處的六七分熟的鮮嫩牛柳配上香氣豐滿、平滑順暢的黑比諾可謂互為襯托、相得益彰,令人食欲大開。

   從Landmark出來,感覺那里的葡萄酒和晚餐很像酒莊的女主人,透著雅致細膩的風格,耐人回味。

執著專注的

Seghesio酒莊

   走進Seghesio酒莊品酒室的感覺是一片忙碌,品酒臺邊有不少訪客,似乎沒有人注意到我們這一行人的到來。

   出來接待我們的人員與眾不同,一身短打扮,腳蹬一雙陳舊而厚重的工友靴。在所拜訪的十幾個酒莊中,Seghesio是唯一的只由釀酒師一人接待我們的酒莊。也許是因為眼下正值收獲季節,也是酒莊人手最緊缺的季節,所以恨不能一人當成兩人用。不過,讓釀酒師在這最繁忙的季節放下手邊的工作接待我們是很不容易的,也足見酒莊對文化交流的重視,因為只有釀酒師對其釀制的葡萄酒的了解才最深、表達才最確切。

   釀酒師安德魯·羅賓森(AndrewRobinson)樸實和藹,T恤衫上濺了不少絳紅色的酒液,一看就知道是在酒窖中大干了一番后才出來接待我們。沒有太多的寒暄,羅賓森苯喲頤巧狹碩樓“雅座”——單間品酒室。品酒室桌上的酒杯酒具和介紹材料已經一應擺好,四瓶酒靜立在桌子中央。出于禮貌,也更是出于想盲品的原因,我沒有多留心那四瓶葡萄酒。

   第一款酒是索諾瑪增芳德干紅(SonomaZinfandel),濃郁的覆盆子和漿果的香氣,和著些許甘草、焦糖和橡木的氣息,口感濃郁。心中暗想,第一款就選擇中重酒體的增芳德紅酒,接下來的會是什么能壓得住它呢?

   出乎意料,接下來的三款全部是增芳德干紅葡萄酒,所不同的是葡萄產地和釀酒手法。三款酒各有特色,一款比一款復雜而回味長久。最喜歡的是CortinaZinfandel,除了有梅干和黑漿果的香氣,還可以捕捉到黑胡椒的辛香、烘烤和奶油等不同的氣息,口感濃重但不失平衡,微微的單寧在口內柔化,留下咖啡和黑巧克力的余味,回味良久。心中不禁暗喜,看來這是一個以增芳德為主旋律的酒莊,將一個單品種紅葡萄演繹出這樣多的風格可謂專注之至了。

   Seghesio酒莊有著上百年的歷史,是索諾瑪郡(SonomaCounty)葡萄酒產業的先驅。酒莊的創建者埃多杜·賽蓋休(EdoardoSeghesio)是早期的意大利移民,從著名的皮埃蒙特(Piedmont)葡萄酒產區移居美國,并在異國繼續從事釀酒職業。經過9年的努力工作,賽蓋休先生于1895年建起了自己的酒莊,多年的葡萄栽種和釀酒經驗使賽蓋休先生作出了明智的決定,選擇增芳德為主要葡萄品種種植在自家的葡萄園內,也許出于思鄉的緣故,賽蓋休先生選擇的其他葡萄品種幾乎都是意大利品種,如芭別拉(Barbera)和桑嬌維賽(Sangiovese)等。

   Seghesio酒莊百多年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且不談二十世紀初期美國禁酒令對釀酒行業的普遍負面影響,單是賽蓋休先生1934年以及他妻子1958年的離世已給酒莊造成了兩次極大的震動。上世紀60和70年代,Seghesio酒莊大力發展的是集裝廉價酒的生產,直到1983年,該酒莊才有了以自己名字標注的瓶裝酒出售,但酒莊走低檔酒的基調很難改變。酒莊每年的產量雖大,但利潤甚微,造成財政運轉困難。1993年,在接近酒莊建立百年之際,家族的新老兩代人為酒莊的前途發生了激烈的沖突。這場沖突的結果是新一代人獲得家族大多數人的支持,從此Seghesio酒莊開始了重質量而非產量的艱難轉變,單單是年產量就從每年的13萬箱劇減到僅僅3萬箱的水平。當然,酒莊的改革遠不只是葡萄酒產量的減少,Seghesio酒莊面臨了一次全方位的改革,包括了對葡萄園的管理和品種的改良,對釀酒技術和設備的更新等等。

   值得慶幸的是,Seghesio酒莊家族的葡萄園仍保留了很多高樹齡的增芳德葡萄品種,雖然這些葡萄樹多年來被疏于管理,無限制的掛果,產量大得驚人,但它們的潛力被新一代的管理人看好。在聘請著名的葡萄栽種學家費爾·福瑞斯博士(PhilFreese)為顧問,細心調養家族的傳家寶增芳德(Zinfandel)葡萄園,提高葡萄質量和嚴格控制葡萄產量后,增芳德(Zinfandel)葡萄釀制的葡萄酒開始為Seghesio酒莊贏得了不少榮譽,為Seghesio酒莊步入優質酒莊的行列做出了不小的貢獻。2004年,美國的著名雜志《葡萄酒觀察家》(WineSpectator)特別報道了Seghesio酒莊的變化和它出產的增芳德(Zinfandel)葡萄酒,并將該酒莊列為全美出產最佳增芳德葡萄酒的五個酒莊之一。這種公開的報道和稱贊也許是對Seghesio酒莊這十幾年努力的最好鼓勵和認可吧。

   目前,Seghesio酒莊雖然以增芳德(Zinfandel)葡萄酒為主體,但他仍保存了祖輩留下的一些意大利品種,除了紅葡萄芭別拉(Barbera)和桑嬌維賽(Sangiovese)外,白葡萄品種灰比諾(PinotGrigio)和阿內思(Arneis)等也有少量種植,用這些葡萄釀制的葡萄酒的表現也都不錯,價格上也很有競爭力。

Seghesio酒莊是個名副其實的家族企業,老少三代十幾個人分別在不同的方面為同一目標努力著。參觀葡萄酒的釀制設備時恰巧遇見莊主的叔叔開著卡車運送葡萄,精神矍鑠的老人開心地與我們打著招呼,一點也看不出有著七十歲的高齡。一個企業,能將老少三代人凝聚在一起、形成梯隊、共同努力,其未來應該充滿了光明和希望。

   臨出酒莊時一棵結滿了碩大石榴的果樹吸引了人的目光,熟透了的紅石榴壓彎了枝條,煞是可愛。不知莊主知不知道石榴在中國人的習俗中有著果實累累、多子多孫的好兆頭呢?唔,何時迷信了起來?

傳統與現代交融的

Merryvale酒莊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客戶服務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售前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品酒師

關注官方微信平臺

新浪微博關注

辦公時間

上午9:00 - 晚上18:00

團購、酒會電話

15803115905

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一本道不卡电影在线观看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日本一本道a不卡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