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葡萄酒學院 > 名家品酒 > 象牙塔里酒飄香

瀏覽歷史

象牙塔里酒飄香石家莊紅酒網_悅酒軒官網 / 2011-12-07

——訪中國農業大學葡萄酒學院

葡萄酒

 

    葡萄酒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學校滋養著一個個純凈的心靈,就像土壤孕育著一串串圓潤的葡萄。授業,育人——播種,開花。美好的未來在陽光下正泛著晶瑩露珠。
    有人曾比喻,大學就像一座象牙塔,一個簡樸純凈的小天地,一群單純的學生和敬業的老師,日復一日的生活看起來甚至有些乏味。可是,如果這座象牙塔里有了漂亮的葡萄園,有了鮮美的葡萄酒和休閑娛樂的小酒吧,你還會認為它是你印象中的“象牙塔”嗎?其實,這一切早在人們印象中最古樸的中國農業大學實現了。

    如今走在中國農業大學的校園里,你看到的是青春靚麗的學生,漂亮的校舍,青翠的草坪和氣派的2008奧運會摔跤場館。這一切給你的感覺就是:現代、先進、活躍。中國農業大學的葡萄酒學院首屆畢業生畢業了,這些學生或者留校繼續讀研,或者出國深造,學生們對自己的未來都充滿了信心和期待。在畢業典禮之后,學院的所有師生一同開香檳慶祝這個值得紀念的時刻。農大的葡萄酒學院,就像一朵奇葩,在那一刻,不僅綻放了自己,也把芳香散播到了學校的每一個角落。
    逢此良辰,我們走訪了中國農業大學的葡萄酒學院,看看這里蓬勃發展的氣氛,聽聽這里的葡萄酒故事。
    羅云波院長親自帶領我們參觀了葡萄酒釀造實驗室。之所以叫它實驗室,是因為其坐落在學校里。實際上,它就是一個釀酒車間,一個干凈、明亮、現代化的釀酒車間。設備一應俱全,基本上都是從國外進口的最先進的裝置。實驗室曾接待過外國的釀酒專家,他們對實驗室設備的精良頗為驚訝。再過一個多月就是葡萄酒的釀造季節了,那將是學院師生們忙碌的時刻。
    我們的采訪是在一間非常特殊的屋子中進行的,可以說這既是會議室和閱覽室,又是一個小型的酒吧,也是一座葡萄酒的微型“博物館”。一進門,架子上陳列的各種農大自己的葡萄酒便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紅葡萄酒、白葡萄酒、冰紅酒、冰白酒、起泡酒,還有各種與葡萄酒有關的器皿擺在各個角落,不經意間就會給你意外的驚喜:精致的水晶醒酒器、遠古時代的酒樽、國外的油»¬⋯⋯另外,在小酒吧旁邊的架子上還擺滿了關于酒的英文原版書籍,這些書統統都是羅云波院長從世界各地搜集來的,擺在這里供老師和學生們平日閱覽。
    羅云波院長特地為我們開了一瓶農大的干型起泡酒,氣泡冉冉上升,入口清爽,果香濃郁,絕對是待客佳品。坐在吧臺旁的沙發上,我們就這樣輕松地聊了起來。
    說到想要在農大建立葡萄酒學院,其實很早以前就是羅云波院長的一個心愿。2002年,陳章良接任了農大校長之后,這一愿望終于實現了。

 

到Napa谷喝酒去
    羅院長十分注重提高學院教師的文化素養。他說,葡萄酒本身就是一個反映著深厚文化底蘊的產品。只會釀酒的技術,而不去理解和感受它里面的文化內涵就不是一名優秀的釀酒師。酒的成長也是其個性培養的過程,這是一種文化,而不是機械的生產。
    為了讓學院的老師們更好地感受到葡萄酒中的文化內涵,羅云波干脆帶著學院老師一行人去了美國的Napa谷,走訪了9個酒莊,一路品酒,一路學習。羅云波說,他還打算帶著老師們去一趟歐洲,到法國和意大利等有著悠久傳統的葡萄酒生產國看一看。他說,在國外葡萄酒產區訪問時,當地人的一些生活情趣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記得當時我到酒農家的酒窖里,發現他們其實也非常注重營造一種古老的文化氛圍。比如說,有些人家的酒窖里會擺著玉米,還有牛脖子上的鈴鐺,一些很早就不用了的壓榨機也會擺在角落。連他們都如此尊重葡萄酒的文化,更何況是我們呢?這些都是需要親自體會的。老師們首先有了這些文化的熏陶,之后再去培養學生們的氣質和文化素養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葡萄酒里有指紋
    很多愛酒的人都十分羨慕品酒師這個職業,認為品酒師總是可以免費品嘗到各式各樣美味的葡萄酒,絕對是一大美差。殊不知,品酒其實也是一項很辛苦的職業。因為人舌頭的敏感程度有限,當你一連品上十幾±¬時,舌頭就開始反應遲鈍,但是又要保證品鑒的準確和公平,所以,往往很難兩全。
    農大正在研制一種新的品鑒方式:葡萄酒“指紋識別”。通過儀器不但可以對葡萄酒進行品評,同時也可以鑒別出葡萄酒的真偽,只需通過簡單的測試,就可以分辨出一款高級葡萄酒是不是仿冒的。
    羅云波端起酒杯,說:“葡萄酒中含有很多成分,像單寧、酚類物質等等,由于這些成分在酒液中所達到的指標不同,而呈現出來不同的香氣、口味等特性。就像人的指紋一樣。所以,我們要研究不同葡萄酒的典型特征成分,通過這些特征成分,用現有的檢測設備,或開發出‘指紋識別’的專用設備,對這些成分所達到的指標進行測定,從而來品鑒葡萄酒的真偽優劣。用儀器鑒別葡萄酒的最大優點就是,儀器永遠都不會累,也不會麻木,準確性更高。但是我仍然相信,人永遠是高于機器的。”

 

游泳池邊一瓶酒
    隨后,我們又見到了陳章良校長。用院長羅云波的話說:陳校長是一個有心人,沒有他的支持,也就不會有農大的葡萄酒學院。說到葡萄酒,陳章良回憶起他當初留學美國時的一段經歷,那是他第一次品味到葡萄酒所能夠帶給人的快樂與享受。
    “在去美國留學之前,葡萄酒對我來說完全是一個陌生的東西。到了美國之后,剛開始也很少有機會喝到,只是偶爾在一些學生聚會中嘗過。然而給我印象最深、也是第一次讓我感到原來喝葡萄酒是一件如此享受的事情,是在我的教授家。那時正在幫教授做生物工程研究,我在科研方面做出了些成果,所以教授比較器重我,經常會請我到他家里吃飯。教授家里應該比較富裕。因為當時美國富人的標志有三個:有棟自己的別墅、有個私人的游泳池、如果在海邊則要有個私人游艇;在河邊就要有個小的快艇。而教授家里便有別墅、有很大的院子和游泳池。我還記得,當時我們吃完飯,就去游泳。人泡在游泳池里,手扶在游泳池壁上,旁邊就放著一些白葡萄酒,很冰,很爽。然后大家一起聊中國、聊世界,偶爾也會聊聊科研工作。從那時我才明白,這個酒是跟中國的白酒不一樣的。很難想象人泡在游泳池里,喝著白酒跟人家說話,喝葡萄酒就不同了。喝啤酒也沒問題,但是好像少了一種感覺,也可能是因為啤酒杯子不如葡萄酒杯好看吧。再后來,自己也做了教授,每次開會或出席一些正式的場合時,都少不了葡萄酒。喝的次數多了,也就養成了喝葡萄酒的習慣。”

 

親近酒莊的自在
    “我的生活非常簡單,我很喜歡那種自然清新的生活。不需要任何華麗的裝飾,最簡單的就是最舒服的。所以我特別喜歡美國那些小酒莊給人的親近感。一塊一塊的葡萄園,有很好的酒窖,隨便把車停在路邊,走進去,用最多不過一塊錢(更多是免費的),就可以喝到不錯的葡萄酒。當然,并不是說因為是免費的所以感覺好,而是這些小酒莊給人的親近自然的感覺。一個人喝點酒,呼吸著那么清新的空氣,很舒服,很自在。我到過許多酒莊: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法國,最讓我感到快樂的還是在美國加州的兩個地方:一個是納帕谷,一個是索諾瑪。這些酒莊都是小而精致的。”
    由于工作的關系,陳章良每年都要去蓬萊。每次駕車經過蓬萊與煙臺之間的葡萄酒產區時,陳章良都不禁感到有些遺憾,他說,那里的葡萄酒的確很好,但是卻無法讓人停下來,看一看,嘗一嘗酒莊里的葡萄酒。后來,陳章良跟蓬萊的書記和市長提出了他的想法,希望能夠把這里變得像美國的納帕谷一樣,讓人們都可以親近酒莊,感受到酒莊給人的自在的感覺。沒想到,書記和市長很果斷地表示愿意開這樣一個中國葡萄酒莊文化的先河。于是,就有了現在的蓬萊葡萄酒莊帶。

學葡萄酒是一件幸福的事
    今年,農大葡萄酒專業的第一屆畢業生共有22名。他們或者留校讀研,或者出國留學,也有學生已¾¬在葡萄酒公司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陳章良說他每次看到學生們釀酒、品酒的時候,就很羨慕他們:沒事的時候可以看看葡萄、做做葡萄酒、品品葡萄酒,畢業時再找一份跟葡萄酒有關的工作,3年下來,也不會覺得枯燥。陳章良還鼓勵朋友們的孩子也來農大讀葡萄酒專業,在他看來,學習葡萄酒專業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們問陳校長:葡萄酒在目前來說,更多的還是城市人在喝,對于一些來自于農村的學生,可能從來都沒有喝過,是否也可以學習葡萄酒?學習的過程當中會不會有一定困難呢?對于這一點,他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回答。他說,這個專業采取的是學生們自愿報名,學院再擇優錄取的方式。既然同學們選擇了,就說明他們對葡萄酒感興趣。來自農村的學生中也有悟性高和能力強的,盡管以前接觸不多,但是只要學校提供條件,他們一樣會學得很好。就算是城市的學生也不一定喝過幾次葡萄酒。不過,學習這個專業確實需要一些先天條件,比如說:一定不能對酒精過敏、嗅覺和味覺都要比較靈敏才可以。

 

信心來自于國強
    “我們開設葡萄酒學院,對農大來說,是為國家培養葡萄酒人才;對國家來說,我們要占領國際葡萄酒市場。相信我國沖進世界前10位葡萄酒最大生產國的目標是可以達到的。當初,人們說我國的鋼鐵產量不可能是第一位,可是現在已經是第一了。對于中國而言,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要培養更多的人才,去發展壯大我國的葡萄酒產業。隨著中國人經濟、文化、品位的提高,以及中西文化的交融,葡萄酒的銷量一定會上升。我們13億人口,富起來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這一點我十分確信。”
    目前中國人如果想把葡萄酒作為日常餐酒來飲用,在驚濟方面,很多人還無法達到。對于這一點,陳章良用一系列很簡單的數字,給我們做了清晰的解釋:
    首要的一點是,因為國內葡萄酒的價格與人們的普遍收入不成比例。假設美國人均收入為2000美元,人們只需拿出10美元就可以買到一瓶不錯的葡萄酒。如果在中國也是2000元工資拿出10元錢買葡萄酒,那么可能就會有很多人去購買。但是前提是好的葡萄酒的價格為10元錢。想想如果在美國同樣是2000元的工資,100元的葡萄酒,那么美國人也不會購買。現在葡萄酒的價格大體上不會有多大的變化,因為國際價格是這樣的,那么拿2000元的工資買100元的葡萄酒確實是個負擔,可是經過若干年,當部分人的工資上升到一定水平,再拿出100元去買葡萄酒,或許就會感覺輕松一些。也許不用等到有1000美金,哪怕只有5000塊錢也會有很多人愿意去購買葡萄酒。

買雜志就像吃小龍蝦
    現在,國內葡萄酒的相關雜志并不多,陳章良認為應該有更多的葡萄酒雜志出現在市場上,這樣雜志之間才會產生競爭,因為只有在競爭中才能更快地適應市場,適應市場才會有生命力,才會持久地生存下去。“就像北京人吃麻辣小龍蝦,一定會去簋街。如果簋街里只有一家店,那還有幾個人去呢?而如果有很多家店,人們就會有選擇的機會,雖然看起來去的人被分散開了,但總數增大了。另外,雜志里也可以出現不同的聲音,說葡萄酒好,或者不好,都無所謂。只是一個觀點而已,無所謂對錯,可以爭論,產生矛盾也是展現一本雜志魅力的方式。”

    這次的采訪就在陳章良校長繪聲繪色的談話中結束了。天色漸晚,我們走在農大校園里,感受這日暮下校園里的寧靜與和諧。其實,“象牙塔”這三個字早已不適合如今的中國農業大學,這里開放的不僅僅是學科與技術,更重要的是觀念的開放,是對于新事物的接納和發展。農大的葡萄酒故事仍在繼續,中國的葡萄酒事業正在升起。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客戶服務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售前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品酒師

關注官方微信平臺

新浪微博關注

辦公時間

上午9:00 - 晚上18:00

團購、酒會電話

15803115905

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一本道不卡电影在线观看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日本一本道a不卡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