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葡萄酒學院 > 名家品酒 > 單一品種葡萄酒的原味魅力

瀏覽歷史

單一品種葡萄酒的原味魅力石家莊紅酒網_悅酒軒官網 / 2011-10-09

單一品種葡萄酒,可以品鑒出一種葡萄的原味魅力,是很多酒迷都無法錯過的精品選擇。單一的葡萄品種決定了風味的固定,無疑也最能體現一種葡萄的自身風味。
但是,并非每種葡萄都足以用來釀造單一品種葡萄酒。那些口味過淡或者存在明顯缺憾的--如酸味過重、澀味難掩的,都會在這場篩選中出局。
只有那些被公認為具有優良品質的葡萄,才會脫穎而出。如常見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黑比諾(Pinot Noir)、西拉(Syrah或Shiraz)、雷司令(Riesling )、霞多麗(Chardonnay)、長相思(Sauvignon Blanc)等等,都曾作為一桶佳釀的唯一主角。
標注單一品種的紅酒,如美國、澳大利亞等,都有法令規定可以有15%~25%的其他葡萄品種酒。
法國至今仍要求是100%的單一品種,并且依照其傳統,很多單一品種葡萄酒仍然沒有明確標識,酒客需要根據產地去自己判別。比如,法國的勃艮第、阿爾薩斯的單一品種葡萄酒更多一些,而波爾多則以調配酒著稱。
單一葡萄瓶酒釀酒
德國是最早在酒標上標識葡萄品種的國家之一,同時那里的葡萄酒也多是單一品種葡萄酒。
事實上,單一品種葡萄酒仍然需要調和。不借助外物的力量,而是內向探尋品種自身的變化與結合,這是單一品種葡萄酒擁有不遜他酒的秘訣。
來自不同葡萄園的同品種葡萄,自然具有不同的風味。不可否認,產地對葡萄品質具有無可言喻的重要性。
對于資深酒客而言,提起一種單一品種葡萄酒,首先在腦海中出現的是一個產區--那里是這種酒的最佳產地。
釀造的過程同樣有莫測的可能性。如果你以為單一品種葡萄酒不需要釀酒師那就大錯特錯了。這些來自不同地塊、產區的葡萄,正是在他們的“魔術棒”點化下變幻成不同風味的美酒的。
即使條件完全一樣,不同的釀酒師也會為我們奉上完全不同風味的作品:有的奔放如夏日、香氣濃郁而直接,有的則香氣收斂而富有深度,架構嚴謹而均衡。
這種單一品種之間的調和還包括不同年份酒的調和。陳年不同的葡萄酒,根據其成熟情況進行比例調和,也會形成風格迥異的口感。
以一種品種的葡萄為主調和其他品種的葡萄,形成更均衡豐富的酒--經典調配也是眾多葡萄酒莊釀制出單一品種精品的法寶。
擁有悠久釀酒歷史的歐洲,依靠前人的嘗試和經驗的傳承,對葡萄品種的特點和釀造工藝具有深刻的了解,對于調配更是具有無可替代的發言權。
源自法國的波爾多調配(meritage)和隆河調配(Cotes du Rhone)至今已傳播到全球各地,成為葡萄酒調配的經典法則。而新世界,除了延用歐洲的傳統調配方式,也根據各自的優勢品種形成具有本土化特色的調配方式。
波爾多調配:是紅葡萄品種的調配圣經。主要是赤霞珠、美樂和西拉等品種之間的優勢互補。赤霞珠在年輕的時候口感發澀,香氣不夠豐美,并且入口后前后較好而出現中斷。而美樂或希拉則可以增加果香、軟化澀感,并可以彌補口感中段的空虛,形成沉穩結實的質感。
隆河調配:是以西拉為基礎,并調配以不同比例的歌海娜(Grenache)、幕爾偉德(Mourvedre)或者白葡萄維歐尼(Viognie)。調配后的酒活躍多汁,充滿花果香味。
澳大利亞的隆河風格GSM(Grenache-Shiraz-Mourvedre)酒是一大特色,將即歌海娜、西拉、幕爾偉德三種葡萄的調配。歌海娜紅酒的酒體比較單薄,而幕爾維德增加了酒的單寧和礦物味,西拉增加了酒的結構和香氣,它們的結合可謂珠聯璧合。
澳大利亞的Cabernet-Shiraz(赤霞珠-西拉)或Shiraz-Cabernet(西拉-赤霞珠)調配獨具風味,這兩個品種都以酒香濃郁和單寧強著稱,但兩者的混合卻能截長補短,保留Shiraz的豐富果香和Cabernet 的厚重濃郁,并且帶有巧克力、果香和微經煙熏的橡木桶香味,加上微妙的黑胡椒味的重口感。
開普調配(Cape Blend)是將南非的標志品種皮諾塔吉與神索、美樂、西拉、赤霞珠、品麗珠等品種的葡萄調配,各品種的比例不限。因為皮諾塔吉自身酸度比較低,酒質沉穩,將其加入能夠提升酒的香氣和口感。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客戶服務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售前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品酒師

關注官方微信平臺

新浪微博關注

辦公時間

上午9:00 - 晚上18:00

團購、酒會電話

15803115905

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一本道不卡电影在线观看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日本一本道a不卡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