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葡萄酒學院 > 投資收藏 > 漫談國內瘋狂的“拉菲”The Crazy Lafites

瀏覽歷史

漫談國內瘋狂的“拉菲”The Crazy Lafites悅酒軒 / 2011-08-25

自2006年開始,國外名莊酒成為了國內葡萄酒市場的香缽缽,尤其是法國波爾多1855年列級一級名莊“拉菲”格外受寵。在最瘋狂“炒貨”那段時期里,來自美國、日本、比利時等地的酒品通過各種正當不正當的渠道流入國內并活躍起來,大家都開玩笑說,全世界的“拉菲”都賣到中國來了。毫無疑問,如今的“拉菲”之名,正如當年“瘋狂的石頭”影片里那塊價值不菲的翡翠,引得一些“有識之士”窺視下手,于是各種似是而非的“拉菲”已呈“星星之火”燎原之勢。與前一兩年在市場或各展會的“地下活動”相比,如今這些“拉菲”們完全不避隱諱地走到臺前,粉墨登場了。

葡萄酒

快速消費品產業一直存在著所謂借鑒仿冒品牌的“頑疾”。去年,以拿來主義和低成本復制形成的席卷全國山寨文化,頓時讓原本“打擦邊球”的葡萄酒有了更冠冕堂皇存在的理由。對此,筆者去年就已表示,“品牌之亂”,“價格之亂”將成為國內進口葡萄酒市場發展的最大隱憂。

常言道“渾水摸魚”。當崇尚“拉菲”之火熊熊燃起之時,自然希望是攪起渾水來謀得利益。其實,也就那么幾套的“看家本領”。

簡單點來講,不是“傍大款”,就是“搞山寨”。當初國產葡萄酒三大品牌幾乎都遭遇過瘋狂的模仿,張裕、長城、王朝幾乎都衍生出數百計的“不肖子孫”來。只要極盡所能的將名稱、包裝以假亂真攀附上某個大品牌,便是最大的成功。至于為自己塑造一個洋背景的,要么號稱自己某某知名品牌中國總代理的“洋買辦”,要么就在國外(法國、意大利等)或港澳地區注冊個公司。然后再粉飾一番,從公司文化、產品名稱到包裝等細節上都力求洋化,而且還得杜撰整出點“品牌故事”來。一切倒騰齊當后,就開始要么忽悠些不明就里者,要不就找志向一致的“同流合污”者。如果再似模似樣的做些葡萄酒文化布道的戲份出來,這些“假洋鬼子們”也倒能營銷上使出點“真功夫”來。

 

舉個例子,拉菲在法國是個姓氏,但凡叫拉菲的人都可以這個姓氏來命名自己的酒莊和酒品。如果說拿這類酒品回來銷售的只是打打秋風,借船出海,那么一些五花八門的“山寨”品牌就讓人瞠目結舌、哭笑不得了。更別談那些將中國漢字的象形與諧音,鬼斧神工的演繹到新境界的“心血作品”:“卡斯特”與“卡期特”、“拉菲”與“拉斐”的之間區別可沒多少人看得明白。再如果在些法文英文字母上做點手腳,那更是連專家們都望洋興嘆了。盡管這些“名莊名牌”在各種宣傳資料及圖片皆以真品為藍本,但酒瓶里裝得什么,大概也只有“寨主們”自己心知肚明了。

這里不妨再講兩個笑話,目前“拉菲”、“木桐”、“白馬”等世界知名酒莊和品牌成了國內某些公司的“招牌”,皆號稱自己是其中國總代理。當筆者在一家“拉菲”乍有介事擺出的中國代理授權牌上,發現落款簽名是龍飛鳳舞的法文,可簽章卻是中文的,莫非法國商界已經開始流行中文簽印?其二,許多人都知道正品“拉菲”以羅思柴爾德家族的“五支箭”為標志,這也成為其家族旗下系列酒品酒標上的一個重要符號。但筆者在糖酒會見到的幾款山寨“拉菲”變異箭標的,要不加個盾牌上,要不把箭尾的羽毛弄成麥穗狀態,另外居然有人還在麥穗數量上做文章(3對、4對……),而我等行內人士也是看得心沉沉的。如果就此向這些商家發難,不知道會不會再現“瘋狂的石頭”里“頂你個肺”的冷幽默來。

當然,這些混淆視聽的“商機”內幕,并不是一般經銷商和消費者所能辨別和了解的。難怪目前在中國波爾多“名莊酒”的年消費量是波爾多年總產量的三倍。由此可見,在葡萄酒產業尚缺乏有效的市場規范和管理,缺乏正確消費引導和教育的情形下,為利益至上者“贏得”了一個混水摸魚、投機取巧的畸形“商機”;也為滿足一部份荷包不溫暖又想講點面子的人士的“經濟適用酒”需要而興起,就象如今滿大街婆姨們買菜都流行著挎LV包一樣。

不過,上帝欲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從大亂到大治,是個自然規律,而且市場和消費者終究有規范成熟和覺醒的一天。作為一個產業發展走向成熟的過渡階段,希望這個時期不要“浮躁沉淪”得太久。想想,現在還是自己先睜大眼睛“看世界”吧……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客戶服務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售前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品酒師

關注官方微信平臺

新浪微博關注

辦公時間

上午9:00 - 晚上18:00

團購、酒會電話

15803115905

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一本道不卡电影在线观看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日本一本道a不卡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