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葡萄酒學院 > 美酒生活 > 詩情畫意郎格多克的葡萄酒莊之一_177

瀏覽歷史

詩情畫意郎格多克的葡萄酒莊之一_177石家莊紅酒網_悅酒軒官網 / 2012-01-04

  
    郎格多克·魯西永位于法國南部地中海沿岸,是全世界面積最大的葡萄種植園。全法國有三分之一葡萄園坐落在這個地區。

  據考證,早在公元前八世紀,希臘人就已經在這里開始種葡萄和釀酒了。在郎格多克·魯西永的科比埃法定產區內的葡萄藤,被認為是全法國歷史最悠久的葡萄村。由于它的來源一直是個謎,多少年來許多作家和畫家紛紛對這些葡萄藤進行著充滿了詩情畫意般的解讀。

  最著名的便是路特雷克這位郎格多克籍畫家筆下的那幅《家鄉的葡萄藤》,葡萄藤被畫成了充滿著陽光的金色,仿佛來自天國。路特雷克后來說,她筆下的葡萄藤是上帝賜予的。

  因為寫了《郎格多克的夏天》而名聲大振的法國小說家弗洛茫坦筆下的這片葡萄藤,則充滿著愛情的氣息。他在游記中寫道:這是愛在地中海邊的許諾,這是愛在法國南方的婚嫁。最充滿詩意和想像力的描述,還是郎格多克·魯西永當地的一位不知名的雕刻家的杰作。他在這片古老的葡萄藤邊上立起了一塊碑,上面刻著100個酒農不同姿式和神情的塑像。

  歷史、文學以及獨特的水土資源和地貌氣候,奠定了郎格多克·魯西永在法蘭西葡萄種植歷史上的崇高地位和顯赫名氣。

  從巴黎轉機去圖盧茲,便進入了著名的郎格多克·魯西永地區了。在圖盧茲著名的葡萄酒紀念館里,陳列著這個法蘭西葡萄酒圣地的輝煌歷史和榮耀。一個名叫卡爾卡松至今已擁有2000年歷史的城堡酒莊,竟然歷經過血與火的洗禮。忽然記起,在郎格多克·魯西永旅游手冊上有過這樣一段話:郎格多克·魯西永有兩樣東西紅得特別,一是紅色的磚墻,二是紅葡萄酒。因為磚墻是血染的,而酒是血釀的。

  用鮮血釀制的葡萄酒

  坐落在一個不高的小山崗上,四周有前后兩道厚實的石墻圍繞,石墻里嵌著許多或方或圓的幾十個頂尖尖的碉堡。走進卡爾卡松城堡酒莊,須先過城門口的一座吊橋,走過吊橋,迎面卻是一面石壁,原來,真正的城門竟開在石側。除正門以外,還有邊門可走。邊門更小,擠身進去是一方圍在石墻和望樓中間的空地,讓人頓生身陷“甕”中的恐惶。只不過是一個酒莊,卻如此機關多多戒備重重,可見當年那段慘烈的歷史。

  相傳從中世紀開始,所有的外族侵略都會對卡爾卡松城堡垂涎三尺,尤其是對山崗上那片綿延數公里的葡萄園虎視眈眈。所以,為了抵御外族的侵略,一代又一代卡爾卡松人筑起了森嚴的壁壘。

  當年查理曼率大軍圍困卡爾卡松長達五年之久,整個城堡里早己彈盡糧絕,酒農們大都也已戰死。查理曼大帝開始準備向城堡發動攻擊,以期望徹底奪下這個讓他心儀已久的酒莊。這時,莊園主加加桑號召還活著的酒農,分頭去尋找收集酒莊里最后一些殘存的葡萄和野果子,把僅剩的一頭豬喂飽撐足后,奮力把它扔下城去。豬飽脹的肚子頓時爆裂開來,末曾消化的葡萄果子四濺。前來督戰的查理曼大帝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他作夢也想不到被他圍困了五年的酒莊,竟然還能有葡萄和鮮果來喂豬。查理曼大帝因此黯然退兵。而卡爾卡松城堡內卻在鳴鐘慶祝勝利。已經年老耳背的查理曼大帝驚魂未定,趕緊問這是怎么回事,左右稟告是加加桑在敲鐘,而查理曼聽成了這個地方叫卡爾卡松。我有幸見到了加加桑的后代,如今已60歲的加加桑太太。

  加加桑太太說,其實傳到她這一代,加加桑的族名早已失傳了,但20年前,當她從父親手上接過這個古老酒莊的繼承權時,她把自已的名字改成了加加桑。因為她希望所有的人都能記住這段歷史。

  卡爾卡松城堡酒莊釀制的紅葡萄酒的顏色特別的深,它們只種植一種名叫慕合懷特的葡萄品種,這種葡萄釀造的酒酒質濃烈結構強勁,有著強烈的動植物氣息和墨染般的顏色,真的就像是血釀的一樣。加加桑太太請我品嘗她們釀的酒并對我說:“在這兒的所有酒農都抱定著一個信念,我們酒莊的酒就是先人們用鮮血釀制的。”

  加加桑太太給我倒了一杯酒,說在這兒喝酒是要一飲而盡的。只有這樣才能喝出這酒的與眾不同的口感和回味。于是,我便將手中的酒一口干掉,突然一種強烈的回味感和苦澀味,在我心中生成。(葡萄酒在線)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客戶服務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售前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品酒師

關注官方微信平臺

新浪微博關注

辦公時間

上午9:00 - 晚上18:00

團購、酒會電話

15803115905

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一本道不卡电影在线观看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日本一本道a不卡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