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葡萄酒學院 > 美酒生活 > 白馬莊 Chateau Cheval Blanc_284

瀏覽歷史

白馬莊 Chateau Cheval Blanc_284石家莊紅酒網_悅酒軒官網 / 2011-12-22

  白馬莊坐落于圣達美隆法定產區。圣達美隆列級名莊中排位第一級,A組的兩個名莊中排名第一的酒莊。也是近年來世人常稱的波爾多八大名莊之一。也可以講因為有了白馬莊而使圣達美隆法定產區增色不少。

  



  白馬莊占地38公頃。圣達美隆以前最大的酒莊是飛卓莊(Chateau Figeac)。白馬莊目前的園地以前也是飛卓莊的一部分。后來由于飛卓莊一塊塊出售土地才有了獨立的白馬莊。關于白馬莊的命名,我在波爾多曾經聽說過兩個版本。一是:以前酒莊的園地有一間別致的客棧,有位國王亨利常騎白色的愛駒路過此地休息,因此客棧就取名“白馬客棧”。后來改為酒莊后也順稱白馬莊。二是:此地屬飛卓莊時并未大面積種植葡萄,而是用作飛卓莊養馬的地方,后出售并大面積種植葡萄成為酒莊,正式取名白馬莊。無論如何,白馬莊的出身與飛卓莊都有著同根的歷史淵源。但現在從名氣、價格和品質,白馬莊的酒都超過飛卓莊。相信飛卓莊主的內心定有酸酸的感覺,當然也是一種激勵。

  



  白馬莊是圣達美隆區同一家族擁有最長時間的酒莊。1852年Jean Laussac Fourcard與葡萄莊園大地主Ducasse家族的女兒Mlle Henriette結婚。白馬莊就是Mlle Henriette的嫁妝。從此白馬莊在Fourcard家族中世代相傳至今天。白馬莊是在1853年正式命名為白馬莊。當時的白馬莊并不很出名,Jean Laussac接管后的確花了不少心血。他把該園全部種上葡萄樹,精心管理,終于在1862年倫敦大賽和1878巴黎大賽中獲金。現在你看到在白馬莊酒Label上位于左右的圓圖就是當年所獲的獎牌(當然以今天白馬莊的知名度和實力,再能多產三、五倍的酒,一樣能賣光,就沒必要去參加什么葡萄酒大賽了)。然而白馬莊的出名是自十九世紀末1893、1899和1900幾個非常引人注目的經典年份開始。1970年至1989年期間酒莊的董事長是家族的女婿Jacques Hebraud。Jacques的祖父曾是波爾多的大酒商,父親曾是海軍上將,他本人是農科教授和波爾多大學校長。他的家庭背景和崇高的學術及社會地位將白馬莊的聲勢再推向高潮。

  值得一提的是白馬莊所處的位置緊挨寶物隆(Pomerol)法定產區。它的葡萄園和旁邊屬于寶物隆酒的風格卻很不一樣。很多新世界的釀酒人批評法國的很多法定產區條例多為迂腐的游戲規則。我覺得這樣說未免太膚淺,因為法國正因有這些規則才能令其酒各地特色更明顯。甚至同一小村莊的各莊園間都可差異極大。不能用簡單的商業眼光去批評藝術嘛!

  除專業的品賞外,最近曾三度喝白馬莊。一次是在一個十多人的晚宴中,大家喝完多瓶美國和澳洲酒,喝得起了勁。在喝完了一瓶Napa Valley的Cuvaison后,還說要開一瓶法國極品過過癮。打開94年白馬莊即喝,結果不覺得怎樣,但很是和順平衡,顏色不太深,紅醬果味鮮明。我覺得法國好酒是不能這樣亂喝的,它應是用來慢慢欣賞的。當天是第一沒有足夠的開瓶呼吸時間,第二喝完了強烈的澳洲、美國酒。第三大家酒量已過八、九成,味覺嗅覺已麻木,頭腦轉動都成問題。這個時候就算是對著再世西施也不會有太多高雅的聯想吧。第二次是和兩位酒友,開了95年 的白馬莊2小時后配以燜鱷魚肉。酒色深紅,氣味寬廣,口感豐富黑醬果味,柔順圓滑與紅燜鱷魚相配完美自然,當晚感覺極佳。第三次在巴黎,酒友邀我到他家中晚餐。去前3小時他已吩咐太太打開一瓶75的年白馬莊。飲前再將酒倒進醒酒器,飲用時配以美妙的法國芝士。倒進酒杯一聞,嘩!入心入肺的幽香,復雜而柔美。二十年的酒,但顏色一樣深濃發黑。口感剛柔有道,味覺豐富帶甘甜,回味纏綿無限。此酒的整體感覺是有眼前,有回憶又有聯想。其感覺隨時想起還是記憶猶新。可能是時間、地點、人物、配食及飲用方式的極佳配搭,所以這次是我印象中最好的一瓶白馬莊。許多酒評家都說:白馬莊年輕時清雅、和順、自然,陳年后反而有力,濃郁且復雜。我挺認同此觀點。不信,你試試看。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客戶服務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售前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品酒師

關注官方微信平臺

新浪微博關注

辦公時間

上午9:00 - 晚上18:00

團購、酒會電話

15803115905

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一本道不卡电影在线观看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日本一本道a不卡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